老婆跟我回家吧 闪婚故事

发表日期:2019-11-26 | 来源:白萝卜养生

闪婚看似儿戏,但其实爱情长跑并不一定能保证婚姻。幸福最重要的是――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。

《老婆,跟我回家吧》

作者:酒小七

1)结婚,就这么简单

我搅拌了一下手中万恶的咖啡,在幽雅得让人昏昏欲睡的音乐中选了个舒适的姿势往椅子上靠了靠,然后将坐在对面的男人重新打量了一下,送去一个哀怨的眼神。碍于我这身行头所建立起来的淑女形象,我理智地把哈欠憋了回去。

我从来不认为咖啡是可以给人类喝的东西,但是我喜欢体会浪费咖啡时的那种快感。难喝的东西,就是用来糟蹋和浪费的……尽管眼前这一小杯咖啡,够我喝好几箱酸奶了。

对面的男人一直看着我,表情莫测,兴许是看出了我不耐烦的样子,他终于开了尊口:“那么,谈一谈你对房事的看法吧。”

这男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竟然谈起这么无聊的话题。我单手拄着下巴,把我对这个行业唯一的了解说了出来:“房市有风险,投资须谨慎。”当时我并不知道,他所说的那个“房事”,并不是我理解的这个“房市”。

兴许是困倦导致的错觉,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看到这男人的脸“蹭”地绿了一下,紧接着恢复了正常。他用指尖轻轻点着杯壁,沉默了一下,突然抬头直勾勾地盯着我,开口说了句瞬间能把我震醒的话。

他说:“很好,下面我们谈一谈咱俩的婚事问题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善了个哉的,我现在应该说什么来着?“你有没有搞错”?“这样会不会太快了”?还是“你丫滚蛋”?不管是哪一种回答,好像对于眼前这个仅仅认识不到半个小时的男人,杀伤力都不够大。

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,我只好送上一个面无表情的表情,悲叹道:“脑子有问题就不要跑出来相亲嘛……”

他此时正喝着咖啡,听到我的这句话,非常不幸地呛了一下,于是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他取过纸巾擦着嘴角,幽怨地看痫病症症的症状了我一眼,想说话又说不出来,因为一直在咳嗽。

我幸灾乐祸起来,想说一句“装不了绅士就不要装嘛”,不过看到他微微挑起的眉毛以及已经变得凌厉的眼神,我瞬间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……你可以这样理解,本人一向善良,不喜欢趁人之危。

他咳嗽完之后,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知道你也不想结婚。”

这句话让我很惊讶,第一,他知道我“不想结婚”,他怎么知道的?暂且当他是蒙的吧……第二,他知道我“也”不想结婚,那么除我之外还有人不想结婚喽?这个人应该就是他吧,不然别人的话他也没必要和我联系起来。恩,肯定他和我一样,也是被家里逼婚吧。

很好,我们都被逼婚了。

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坦然了。就好像看到自己受苦的时候很难受委屈,可是看到别人和自己一样也受苦的时候,那小心肝儿,就舒服多了。尤其当那个人还比咱自己高出不知多少层,就比如我眼前这位。我虽然是都市伪白领无业小废柴一枚,但看人识人的基本功还是有一些。从眼前这人的衣着谈吐举止,也些微能看出他有着良好的家教和社会地位。就算他是伪装出来的,那么这个骗子也是一个有前途的骗子,不是我等整天为柴米油盐瞎操心的小废柴可比的。

我的心里豁然开朗起来,于是朝他豪迈地笑了笑,说道:“同是天涯沦落人。”

他并不接受我的示好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反正我们两个都不想结婚,结了婚之后正好可以各自过各自的生活,互不干扰,毫无牵挂,”顿了顿,他又补充道,“包括在性的问题上。”

这种人倒是少见,看来是已经有意中人了,而家里人又极力反对他和他的意中人在一起。我在心里用最快的速度编了一个凄凄惨惨的狗血爱情故事,小感动了一把,然后肆无忌惮地盯着他那副上等皮相,轻笑道:“你就不怕我见色起义,勾引你?”说到这句话,心底里隐约地莫名其妙疼了一下。

他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我,那种怀疑,完全是赤裸裸的、对一个女人的硬件设施的怀疑。我怒了,抬头挺胸地瞪回去,老癫痫病可以在医保范围内吗子是美女!!!

他终于把目光侧过去,就在我以为他要妥协地承认我有这个实力时,他淡淡地轻启薄唇,再一次震飞了我。

他说:“我是gay。”

这次轮到我咳嗽了。

他好心递来纸巾,我一爪子拍开他,一边自行掏出纸巾捂着嘴巴,一边对他怒目而视。自己是gay还找女人相亲吗?

他的情绪似乎也不怎么好,冷着眼睛看着我,不说话。

我想他大概是误会了,于是好心解释道:“我并没有歧视gay的意思,只是,呃,比较震惊,毕竟你们是少数品种,咳咳,少数人,所以看到的时候比较惊讶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他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的第一个gay,至少是第一个我知道他是gay的gay,这话怎么这么拗口……

他招呼服务生结了帐,然后依然淡淡的、语气里带着点冰碴地说道:“既然官小姐并无诚意结婚,那么我们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再见。”

“站住。”我在后面叫住了他。

他身形顿住,并不回头。

我清了清嗓子,力图让自己的气场强大起来:“我们什么时候领证?”

他缓缓地转过身,那动作,啧啧,机器人一般。当看到他脸上那复杂多变的神情时,我心里特开心,于是呲牙朝他笑了一下。

……

我姓官,叫官小宴。虽然我出生在普通的工农阶级家庭,但受了几年拜金主义和官僚主义荼毒的我,特喜欢别人叫我官小姐,怎么着,多气派!

我今年二十七岁,属于花朵凋零了而果子又没有结出来的年纪。我还是个老处女,咳咳,虽然我很想甩掉这个帽子,奈何一直没有有利时机。十八岁的时候,我以是处女为荣,以不是处女为耻,而现在……虽然我不以是处女为耻吧,但实在这也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了。

本来我的生活平静无波的,男人于我,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。奈何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我那热心热情热血的老妈终于坐不住了,天天泪眼汪汪地在我面前癫痫病哪里治得断根?晃,自称说闺女你一天不结婚,你娘我就一天吃不好睡不香。虽然我很怀疑她的眼泪是通过什么途径流出来的,但是考虑到整天被一个老太太追着诉苦这也不是个办法,我只好狠狠心,决定把自己嫁出去算了。

反正嫁人于我来说,也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即使不嫁出去,也要装模作样地相相亲,缓解一下那老太太的症状,至少买眼药水的钱是省了。

前一阵子在网上看到一个男人的相亲贴,这个相亲贴很独特,它的主要内容是一堆测试题,应聘者,哦不,相亲者们做一遍测试题,把选项发到一个给定的邮箱里,然后等待对方联系她们。我虽然觉得这个男的架子好大,不过对那些题目倒是蛮感兴趣,于是也凑热闹做了一下,然后发了过去,之后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

后来就时不时跟陌生男人相相亲,顺便测试一下对方的抗雷强度,生活倒也充满乐趣。

直到昨天,我接到一个电话,通知我可以去面试,哦不,见面了。

此时我连对方的名字都忘记了,不得不翻出曾经的帖子重新看了一下。

姓名:江离。年龄:30。工作:工程师。联系方式后面是一个邮箱,也就是投递答案的那个邮箱。

除了名字,我也没得到什么想要的信息,确切地说我也没什么想要知道的信息,反正网络上的虚假信息也已经泛滥了,一切等到见面之后就知道了。

我承认我很无聊,相亲正好可以打发时间。因此只要能够和我的代沟保持在两代以内,我管你是干什么的。

当然了,我也不是每一场约都会去赴的,昨天给我打电话的那小子,声音很好听,于是我就来了。

于是今天就有了这场让人哭笑不得的相亲。

然后还有一个让人更加哭笑不得的结果。

……

此时那个家伙正费解地看着我,小心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我耸耸肩,反问道:“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”

“可是,我什么都给不了湖北癫痫病医院你。”看得出,他倒还算一个讲道理的人,虽然从他那眼神里我也读出了他对我的不喜欢。

我无所谓道:“我又没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。反正跟谁结婚都无所谓,你说的很对,我们结了婚之后正好可以互不干扰,而且我还免去了生孩子这一条麻烦。”我心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念头,孩子就是父母的债主,有孩子的人,这辈子也别想过安生了。

他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孩子我们可以找人代孕。”

我点头表示赞同:“那你找别人,我只负责当后妈。”后妈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是可以虐待孩子的,我邪恶地想。

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但我也看出了他脸上不满的神色。于是我又不合时宜地问道:“以你的条件,想娶个傀儡老婆也不难吧,况且现在好多所谓腐女,是很愿意嫁给一个gay的。”我不是腐女,这也仅仅是我听说的。

他更加不满地瞟了我一眼,皱眉答道:“我只是想少一些麻烦。”

怎样才能少一些麻烦?那当然是找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人娶了,这样才不会把一些事情捅到他的朋友圈和亲戚圈里吧?我自作聪明地这样想。而且腐女们对gay的热情似乎都很狂热,他们……应该不会希望被女人打扰吧?

可是我又有一些想不明白了:“那你可以找个女同性恋啊,这样最安全最环保了。”

他大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,答道:“你做的那个心理测试,测试结果就是你很有同性恋的倾向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什么狗屁心理测试!

不过话说回来,自从二十三岁起,我就从来都不认为男人是可靠的,与其这样,倒不如找个和自己性取向相同的男人,这样也可以断绝了自己对男人的希望。我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真是聪明至极呀。

此时,江离用右手的两根手指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咱们今天就结婚吧。”那语气,就像说“咱俩今天吃顿饭吧”一样轻松。

于是我也只好轻松地答道:“好啊。”语气比吃饭还轻松。

 相关文章

相关养生